非典为什么选在小汤山

原标题:历史的记忆——与小唐山的决战

文章来源于网络,若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  2020年1月23日,湖北省决定参照2003年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,在武汉市建立两所大型传染病医院,以解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住院难题。在武汉市蔡甸区火神山医院建设大会战的工地上,悬挂着大幅标语:发扬小汤山精神,高质量、高标准、如期完成医院建设。小汤山医院是什么模式?小汤山又是什么精神?

  时光追溯到17年前……

  2003年的3月,当穿越了一个雨雪充沛的冬季后,首都北京走进了又一个多彩的春天。

  如期而至的春天,将北京城装扮的格外美丽。公园里、道路旁、居民区、楼弄庭院间,那一片一片的初绽新绿,散发着新鲜的生命气息。天安门前十里长街,游人如织,春花吐蕾,北京处处充满着勃勃生机、一派繁荣昌盛的醉人景象。天公作美,也平添了人们的好心情。或许是春天的花木格外葱萃,竟连往年春天里闹人的沙尘暴,此时也不知躲到何处,不忍光顾北京的天空。

  然而,祸福相倚,谁也不曾想到,一场灾难从天而降,打破了这个城市本该拥有的宁静,打碎了这个城市所有人脸上的笑容。如同希腊神话中的传说,代表恶魔和瘟疫的潘多拉盒子被神秘之手悄然打开,一个名叫非典的毒魔逸出,肆虐人间,威胁生命,击打人心。

  就这样,在2003年的春天,我们与非典不期而遇。

  因为非典,我走进了一个不曾想到的地方——小汤山!

非典为什么选在小汤山

非典为什么选在小汤山(网络配图 侵删)

  ▲2003年小汤山医院俯拍图

  临危受命,军队驰援北京

  2003年1月2日,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接收了一名来自河源的肺炎病人:持续高热、干咳,X线透视显示阴影占据整个肺部,使用各种抗生素无效。河源当地医院救治过该病人的医务工作者中,先后有8人被感染发病,症状与病人相同。专家们给这名患者临床诊断为“非典型肺炎”。这是将2003年流行的“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”称为非典的首次亮相,被称为中国内地第一例非典型肺炎的报告病例。后来,又有人将其英文单词的首个字母连接起来,简称“SARS”。

  3月1日凌晨,当人们还沉浸在睡梦中时,一辆山西120急救车驶进北京。一名27岁的山西太原籍女子由于多日持续高热不退、呼吸困难,在山西省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魏东光亲自护送下,住进了解放军总医院。

  对于北京来说,2003年3月1日应该是一个刻上黑色标志的日子。就在这一天,北京与非典相遇;也就在这一天,北京首次拉响了非典警报。

  SARS病毒的威胁和伤害,就这样发生在我们身边,出现在我们眼前。在首都北京,中小学停课、高校封闭式管理、公共场所定时消毒,大型活动取消或推迟、娱乐场所暂停经营、对所有进出北京的乘客实施防疫检验……

  此时的北京,因为非典疫情的加剧,悲剧愈演愈烈!一时间,人心惶惶。

  但传染链还在继续。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北京多家医院发现了相同症状的非典病人,多名医护人员被感染。

  烽烟四起,北京已经被非典“紧紧包围”。4月29日,全市累计收治非典病例2705人。危急时刻,中央军委指示,紧急组织军队医护人员支援北京,组建小汤山非典定点医院。

  这是一支从全军13个大单位114所医院抽调的队伍,年龄最大的57岁,最小的19岁,有博士生51人,高级技术职称110多人,军队医疗系统的精兵强将,是一支白衣战士组成的合成军。其中有的是夫妻、兄弟、姐妹一起上阵,有的把遗书悄悄写好留在家中,做好了为抗击非典献身的准备。大家都是陌生的,没有熟悉的过程,没有磨合的时间,甚至来不及彼此问候一声。医院党委组建的第二天,就成立了41个临时党支部,169个党小组,使这支合成军迅速召集到一起,形成了战斗力。

  院党委提出的目标是:提高治愈率、降低死亡率、确保院内零感染。

非典为什么选在小汤山

非典为什么选在小汤山(网络配图 侵删)

  ▲张雁灵院长与北京小汤山医院医护人员合影

  创造奇迹,7000多人的七个不眠之夜

  突遇非典袭击,北京的医疗系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。2003年4月中旬,北京的“非典”疫情近乎一夜间就进入了高发期,病床告急!医护人员告急!定点医院告急!病床缺口近2000张,医护人员严重不足,许多确诊的“非典”病人只能滞留在门诊室。如何补充新鲜的医疗力量?如何平息公众不断涌现的恐慌?新建一所临时传染病医院,已成为北京别无选择的选择。

  处非常之时,遇非常之事,用非常之策。4月22日下午,国务院对北京市的请示作出明确批复。国家紧急征用昌平区小汤山附近土地,用于建设非典定点医院。小汤山医院从决策、研究、勘察、拍板到开工,一天内完成。这就是后来被多方媒体和民众称之为的“小汤山速度”!

  奇迹果真会出现吗?紧急建设小汤山非典定点医院的战役同时打响!从4月22日深夜接到命令开始,在施工现场没有饮用水、没有地方住、没有办公条件的情况下,六大建筑集团联合各系统7000多名施工人员和500多台机械,经过七天七夜不停奋战和工程安装人员24小时连续作战,对相关设备进行安装、调试和检测。一个耗资2亿元,占地40.3公顷,建筑面积2.5万平方米,拥有1000张床位和多台CT机、X线机等大型医疗设备的世界最大传染病医院主体工程建设完工,一排排被绿色环绕的白色建筑展现给世人。七天七夜,工人们吃住在工地,面包、火腿肠和矿泉水就是一日三餐,困了找一块空地身子一歪,呼噜响起……他们,太累了!

  皎洁的月光下,月季花悄然开放,静静地等候着。一个天方夜谭般的奇迹就这样被创造出来。

  一切都在交叉着,衔接着,一切也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!与此同时,总后勤部卫生部一个精干的小汤山医院筹备组也迅速成立。72个小时内,所需重点药品和医疗物资全部到位。在抗击非典医用物资极为紧缺的非常时期,八方支援、鼎力相助,全国都为小汤山医院开辟了“绿色通道”。

  小汤山医院的建成是一个奇迹。一个在抗击非典的斗争中,万众一心,共同创造的奇迹。

  七天七夜的时间里,从一片空旷的麦田耸立起一座现代化的传染病医院,建设者们用汗水和魂魄铸造了一个关于奇迹的神话传说;七天七夜的时间里,领导者,建设者,参与者,援助者,共同谱写了一曲风雨同舟抗击非典的壮歌……

  5月1日,当第一批非典病人从北京各大医院转到小汤山医院时,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颇具规模、设施齐全的大型传染病医院:每间病房约15平方米,房间内安装了供氧、送风、呼叫系统和紫外线消毒灯、负压吸痰等设施,还有可淋浴的独立卫生间和电视、电话、空调等电器……

非典为什么选在小汤山

非典为什么选在小汤山(网络配图 侵删)

  ▲施工现场,紧张而忙碌

  用科学和责任提高治愈率、降低死亡率

  疫情如火,形势逼人。危难当头,1000多名军中白衣勇士挺身而出奔赴小汤山。接到战令,军中儿女的热血像熔浆一样顷刻迸发!从天山之麓到东海之滨,从北国雪原到浩瀚南疆,报名信、请战书如雪片一般飞来,表达着一个共同的心愿:我们到北京抗击非典!尽管他们并不知道将要担负的艰巨任务是多么危险,但是他们知道军人的使命在战场。至今,那些勇于挺身而出的熟悉身影,还有他们那略显稚嫩的面孔,至今历历在目,让我热血沸腾!军中儿女冒死守卫北京的无畏无惧精神在中华大地蔓延……

  23时30分,第一批非典病人来到了,英雄的白衣战士们忘记恐惧勇敢热情的迎了上去,和颜悦色地把患者领进病房。

  首批患者顺利入住后,保证患者最满意,让患者早日康复,成了医护人员们的最大心愿。由于工作时穿着3层防护服,戴着手套、口罩和防护镜,护士们给病人护理时,身体变得特别笨拙,呼吸也特别费力,根本不能像以前那样轻巧自如地帮助患者解决困难。在污染区,给病人输液、抽血时,由于厚厚的防护服和手套的影响,再加上护目镜时常被雾气模糊,很难一下子找准血管。为了达到最佳护理效果,护士长陈红想尽了办法。“要一针见血!”她给“全副武装”的护士们下达死命令。“就在我身上练!”望着护士长不容置疑的眼神,护士们含着泪,一次次将针头扎进这位可敬可爱的大姐身上……为了做好护理,护士们一有空就练习穿着防护服具时的护理操作。汗水一次次湿透了防护服,她们的护理技术也在汗水浸透的衣衫中一次次得到提高。

  5月2日,我去病房查房时,明显感觉到许多病人对小汤山医院还存有疑虑和不信任。回来后我安排了几件事:一是要求医生护士加强与患者沟通和交流,做好患者救治工作的同时,做好心理疏导工作;二是缩短医护人员在污染区的工作时间,每六小时换一次班;三是将我的手机号码张贴在每间病房,告诉每位患者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可以直接与我联系。后来,我再次走进病房,先后与50多位病人交谈。这一次听到的全是他们发自心底的感激。

  个体化治疗是小汤山医院救治非典患者的“特色”。医院成立了专家组,对每位患者的治疗都需要专家组讨论形成意见。转入小汤山医院的患者中,由于有的在院外治疗不规范,有的使用了大量激素等,给后续治疗带来不少困难。如果对这些非典患者不能实施及时有效的治疗,那么后果更加难以预料。我们明确提出,要科学使用激素,要坚持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对患者实施救治。曾有一名非典患者,因合并肺结核导致肺部既有阴影又有空洞。治疗结核不能用激素,但治疗非典必须使用激素。在两难选择中,专家组经过深人细致的检查和分析,制订出一个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,很快产生明显疗效。治疗中,各病区始终坚持对每个患者进行个例分析,针对病人的不同情况确立“个体化治疗”方案。有专家组指导,很多合并有糖尿病、高血压等疾病的患者康复进程明显加快。在不断总结经验的基础上,我以院长的名义致信全体医护人员,提出“精心救治,依靠科学,规范方案,慎用激素”的救治要求,鼓励大家多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,不断完善成功有效的救治方案。先后研制出针对不同患者的“非典Ⅰ号、Ⅱ号、Ⅲ号方”在治疗过程中,积极发挥中西医结合的治疗优势,制订出抗病毒药、抗生素、肾上腺皮质激素、中药、保肝药等联合应用的指导性方案,有500多名患者使用了中医、中药治疗,取得了较好的疗效。

非典为什么选在小汤山

非典为什么选在小汤山(网络配图 侵删)

  ▲一病区护士长陈红为患者输液

  用爱心和亲情共同架起生命的桥梁

  白色而宁静的病房里,没有亲人的探视与问候,医护人员成了惟一能与患者交流的对象。她们深深理解非典患者这种孤独的心理,只要有时间,就尽量在病房里与病人多呆一会儿。并对患者说:“有困难,就按铃呼叫我们!想家人了,就把我们当作你的家人吧!”

  为了感谢,患者行“拱手礼”。对于小汤山医护人员来说,在病房里感受最深的,不是非典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,而是医患之间那种浓厚的关爱之情,医护人员冒着危险精心护理患者,而患者则回报以医护人员更多的理解和感激。由于非典特殊的传播性,医护人员就是惟一与非典患者在污染区接触的人。即使是患者最苛刻的要求,只要能满足,医护人员都想方设法满足他们。在小汤山医院,非典患者对医护人员说得最多的字眼就是“谢谢!”

  患者需要补充营养,医护人员就会把自己的食品、补品等送给患者。有位患者妻儿为了感激医护人员给了亲人第二次生命,亲手折叠9999只千纸鹤,送给病区医护人员。污染区的病房也并非外界想像的那样死气沉沉,这里经常会有笑声传出。康复期的患者会主动帮着医护人员发饭、洒水、打扫卫生,每天主动报告体温,定时开紫外线灯消毒。当医护人员靠近时,他们会马上戴起口罩,把头扭向一边。由于彼此间不能握手,病人表示感激时往往将双手抱于胸前行个“拱手礼”。一时间,这一从中国古代延续下来表示敬重和感激的动作,成了小汤山医院最流行的礼节。医护人员从这间病房走到那间病房,感谢声、关切语、拱手礼,一个接一个。一位参加工作不久的护士感慨地说,以前从未直接感觉到自己所从事的事业这么高尚,这么受患者尊敬。

  把患者当亲人。小汤山医院共有528名护士,年龄最大的47岁,最小的只有19岁。她们每天上班六七个多小时,呼叫器不停地响,护士们要不停地来回奔跑,汗水湿透了3层防护衣。但对患者她们却无微不至,使每一位非典患者都能得到最周到的照顾和关心。有位病情比较重的张姓患者,脑梗死后遗症造成他左侧肢体活动障碍,大小便失禁,时而清醒,时而昏迷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。平时吃饭、饮水、洗脸、擦背、大小便后的擦洗,全由护士们轮流照料。来自成都军区的20名护士冒着被感染的危险,每天轮班给他洗脸、喂饭、搀扶他大小便……有个大爷发热呛咳,又咀嚼困难,每天进食很少,医嘱留置胃管。这种年老体弱的病人,多脏器衰竭,基础疾病又复杂,很可能是非典的“传播者”。但没有一名医护人员嫌弃他,而是对他精心照料。经过医护人员一个多月的精心护理,64岁的张大爷被我们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老人虽然说不出话,但眼角时常流淌的泪水,表达了他内心的感激。

  有人说,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,医护人员就是英雄。小汤山医院的医护人员却说:不,不是,我们只是一群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白衣战士,做了自己的本职工作。许多医生护士在《小汤山日记》中记录下了自己的心灵语录。

发表评论